多元时代艺术审美与商业价值

多元时代艺术审美与商业价值 当代艺术在中国几乎是伴随着改革开放的历史在野蛮生长。从一开始即建立在全球化艺术浪潮中, 尤其是 2000 年后的商业洗礼以及大规模展览亮相之后,当代艺术逐步开始了公共传播,并成为公众文化生活的一部分。
来源:
作者:
日期:
浏览:

当代艺术在中国几乎是伴随着改革开放的历史在野蛮生长。从一开始即建立在全球化艺术浪潮中, 尤其是 2000 年后的商业洗礼以及大规模展览亮相之后,当代艺术逐步开始了公共传播,并成为公众文化生活的一部分。 就艺术形式而言,更是表现出多元化的形态,除了学术价值、审美价值外,作为公共艺术教育,通过大众化传播, 其社会价值和商业价值通过公共空间与公众互动逐步形成普遍和广泛的视觉和文化记忆。 为此,本期“绝对·会客厅”特邀请恒信钻石机构董事长李厚霖、今日美术馆馆长高鹏两位嘉宾,就“多元时代艺术审美与商业价值”话题展开讨论。

 

绝对 Absolute:请两位嘉宾分别谈谈对“多元时代艺术审美与商业价值”的 理解和看法?

高鹏:我就讨论一下我最近挺关心的新媒体艺术。因为在 传统的艺术藏家中,他们认为新媒体是不可以被收藏的。 以前很多的新媒体艺术家他们所有作品的展示,就是用一 个投影仪投在墙上,让人观看。但是随着新媒体艺术有越 来越多的受众,特别是移动终端出现之后,在手机上就能 看很多视频,而不是必须到现场才能观看的传统方式,这 就造成了一个新的商业模式诞生。以前一个 video 给藏 家收藏的话就是刻张光盘,可能卖几十万上百万,但很少 有藏家会买这种类型的作品,导致最后发展成很多做影 像类的艺术家不愿意做这类作品了。但是在当代艺术当中, 随着时代在发生改变,科技在不断更新,行为艺术、影像 艺术、多媒体艺术就能不断地发展。

九零后包括零零后他们是在游戏中成长的,所以在未来, 我们想和更多的艺术家合作营造的艺术空间就像一个游 戏空间一样,只要打开手机玩游戏,就能进入到艺术家创 造的美的、科幻的、奇异的空间。当想欣赏另外一个作品 的时候,可能就要付钱。将来一个新媒体艺术品的价值不 是指作品本身值几百万、几千万、几个亿,而是指有多少 人愿意付一块钱进入到这个空间。传统艺术可能是挂在墙 上的架上作品,未来艺术很可能就是体验式的。看看魔兽 这款游戏带来的视觉上和心理上的体验,就会知道新媒 体艺术家未来的商业模式一定会发生改变。随着整个金 融系统的变化,我相信未来会有很多艺术家的作品,不是 单价很高, 而是大量公众愿意用低价观赏并来购买的东 西。未来的新媒体艺术也不仅仅是简单的众筹或者私募, 而是真的有一亿个人愿意为这个艺术家的作品付费,进入 到他这个空间里体验他的作品。这是我对新的当代艺术和 商业之间关系的新的想法——整个付费结构和收藏结构 都会发生改变,人人都会成为收藏家。

绝对 Absolute:它更具有广泛性,不像以前的艺术,被别人收藏了以后,几十 年可能都不会再出现,大家也看不到,或者只有在他捐给某个博物馆的时候、 办展览的时候我们才能看得到,过去的很多艺术品都是这样的,但是新媒体 就会让他整个发生改变。那李总作为比较资深的收藏家,您能接受这种“众筹” 的收藏形式吗?

李厚霖:准确说我自己现在还不能完全接受。我是七零后, 我这一代人对艺术的理解可能还是有传统、保守的一面。 但是,基于对人生的抽象理解和在商业领域的多年总结, 我提出了金字塔品牌理论:最基础的一层,是物质条件“贵” 与“便宜”是物质层面的判断标准,在经济学里是剩余价 值的概念,是奢侈品构成的基础,也是金字塔的第一层。 人们的初级感受在这里得到满足。再上一层是情感,它超 越了物质本身,让情感成为主导,让品牌与人心结合。再上

一层台阶是艺术,向“艺术”层面升级,也是为实现向第四 层哲学和第五层信仰更高阶段的升级打基础。作为金字 塔的第四层,哲学在人类社会中一直担负着发展思想、引 导行为的重任。然而发展至今,有目共睹的则是困境。于 是,突破不仅是趋势,也是事物发展的必然规律。这一突 破建立在高度上,也就是起始于第三层的艺术。当人们对 美之内核产生追求的时候,一定会意识到只有跨越物质、 浅谈占有,前往内心深处的方向,才会更加接近真理。至 此继续向上,就来到了顶端的信仰。有了信仰,人将成为 之前四层的主体,安住在自在的当下。这个金字塔是我在 打造品牌的过程中总结出来的,今天我想拿这个理论作为 一个工具,去理解刚才邢总说的这个话题。人类是皮囊之 躯,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到底什么样的东西可以让人放弃 生命?我觉得可能就是人类精神层面最高的境界——信 仰。信仰一定是人灵魂升华的最高境界,哲学是还没有升 华到灵魂的最高境界,只是从不同角度对这个世界的理解、 感悟的思想层面,而艺术则是思想和灵魂达到一定境界 的一种表现形式。在传统的理解当中,它可能表现为一幅 画、一件雕塑、一个行为等等。但是当今这个时代变了,正 如高馆长所说互联网时代到来了,我们不能再用传统的想 法去了解、认知艺术是一个什么东西。在互联网时代中成 长起来的年轻人,他们可以用任何一种表达思想和灵魂 最高境界的表现形式,我觉得都可以称之为艺术,而且新 时代的收藏家和新时代的艺术家他们都会去创造,都会去 收藏。
 

绝对 Absolute:李总对艺术审美与艺术商业化的思路与方向是什么?打造“I Do | 洹艺术生活空间”的初心?

李厚霖:在传统认知当中,商业和艺术其实一直是被人误 解的、对立的,甚至不可融合的。就像高馆长所说,我们利 用一种很好的商业模式,让一个单品价值千万或者上亿的 一个艺术作品成为大众消费品,像众筹一样每个人花一块 钱,最终有一亿甚至两亿的人愿意参与。通过这样一种商 业的行为去体现艺术的价值,这就是特别好的商业和艺 术相融合的案例。商业和艺术在某些方面并不仅仅是指词 语或是概念上背离,而是在某种意义上来讲非常好的艺 术创新和商业创新,让艺术有更好的商业价值,通过商业 让艺术有更好的创新以及无限的未来发展空间,我觉得 这才是融合和发展的更高境界。为什么今天我们呼唤真爱?是因为情感的凝结。为什么钻 石可贵?除了稀有之外,更重要的是在情感上的认同。品 牌和艺术品的商业关系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如果没有情 感纽带,这种商业关系就太脆弱了,很容易就断掉。我们 在打造一个品牌时,是卖最贵的?还是最便宜的?我认为 凡是打这种最贵、最便宜的旗号,用物质去讲道理的品牌, 都不会太长久,也不会走得太远。因为一旦有了更便宜的,或是更贵的选择,它们就将很快被替代。再往上一个层面 是讲情感,也就是说,一个品牌不应该简单地从最基层的 物质角度做起,而应当赋予品牌情感与内涵,甚至是去影 响人的思想,以精神追求为导向。比如说 I Do 这个品牌, 它源自结婚的那一刻,一生承诺的誓言“Yes I Do”。我 愿意一生一世相守,并不是简单的“我愿意”的问题。在“我 愿意”的背后,品牌应当去挖掘这句承诺背后所承载的厚 重感,这种情感可以说是人类最强大、最深远、最有意义、 最有价值的一生一世承诺的分量。我觉得情感对一个品牌 长远的发展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一个品牌最基本的核心, 是在于赋予品牌内涵一种有效且深刻的情感和寓意。这 种情感应当能够深入人心地植入到消费者和受众群的脑 海与思想当中,这是一个品牌最基本的核心。在这个核心 的基础之上,我们还须做到人类的最高境界——灵魂,和 思想的最高境界的直接表达方式——艺术的表达方式,用 灵魂的最高境界去诠释思想的最高境界,所以我认为,品 牌的最高境界就是通过艺术去诠释品牌的情感内容,以及品牌所向往的灵魂和精神的最高境界。真正意义上的收藏家在中国能有多少呢?现在可能越来 越多,但倒退回 20 年前,60 后、50 后这些人中真正意义上的收藏家则非常少。当年并非真正意义上的以收藏为目 的,大部分是从贩卖开始,在贩卖的过程中越来越懂,越 来越明白艺术的价值。这群人在具备一定的经济基础后, 才开始喜爱上艺术,这是一定要经过的过程。我们不是排 斥拿艺术品贩卖而不收藏的行为,它其实正反映了一种真 实的社会现状,这也是一个过程。

绝对 Absolute:当代的美育教育和美学的标准是什么?

高鹏:我觉得美学标准其实一直在受到影响,在改变。比 如现代主义中比较简单的抽象主义绘画,在当时没有人认 为这是艺术,都认为是胡扯,这就是乱搞,但是你会觉得 现代主义包括抽象绘画把我们引入了另外一个审美世界, 我们今天看到的这些桌子,包括衣服,全部都受到了抽象 主义和现代主义的影响。否则我们为了显示自己的珍贵身 上要绣很多的东西,挂着各种各样的配饰。为了显示自己 的尊贵,家具上得刻多少龙、多少凤、多少个牡丹,才能显 示出一个人的身份。但是今天我们是所有的家具、生活用 品,包括衣着所有的审美都受到了现代主义的影响。这最 早其实就是从抽象绘画慢慢引导过来的,所以这种审美 本身是有陷阱的,就是不断地让我们去喜欢那些我们习惯 当中的美,但是一旦陷入到习惯当中的美最后很容易走向 庸俗,法国的洛可可包括中国的晚清的艺术,在工艺层面 上他们是卓越的,但是从审美上来说它其实就会进入到一 个无限的死循环,所以它必然进行审美的改革,简单地说 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包括当代主义,当抽象包括我们的 行为概念很多的装饰已经做到尽头没法再做的时候,你会 发现它必然会出现新的审美改变,这是肯定性的,只是一 个时间长短的问题,但是这个方向是永远都存在的。而且 我觉得我们挺幸运的正好在这么一个变革期,就是说我 们会经历但是我们可能不是最核心的那一代,可能在我们 再往后的几代,但是我们已经感受到了这种变化和审美。

李厚霖:在未温饱问题的情况下,去谈美育,其实是空谈。 只有在解决温饱问题之后,才有可能去陶冶情操,去欣赏 影响我们的生活品质和生命本质的东西。我认为人是高级 动物,有灵魂、有思想,而灵魂和思想的潜力则是巨大的, 是超越人自身的想象的。换言之,一个孩子,从出生便注 定一定具备强大的想象力和创造力,而这种想象力和创造 力一定需要正面引导和挖掘培养的。中国的传统美育教 育更多的是告诉人们什么是美,什么是不美,而并没有教 会人如何去理解美、去挖掘美,甚至创造美。从既定的框 架里走出来,发掘更广阔的创作能力,应该是在未来的社 会当中,美育教育更有价值的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