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文化中国

马未都,学者,观复博物馆的创办人及现任馆长,本期《绝对》杂志出品人韩江涛,出版人邢宇,拜访收藏家马未都,纵论文化现象,直评社会现实,马未都不仅说收藏,更对当代中国文化现状阐述了自己的看法,直接又生动,也让我们深度思考中国文化的未来!
来源:
作者:
日期:
浏览:
马未都,学者,观复博物馆的创办人及现任馆长,本期《绝对》杂志出品人韩江涛,出版人邢宇,拜访收藏家马未都,纵论文化现象,直评社会现实,马未都不仅说收藏,更对当代中国文化现状阐述了自己的看法,直接又生动,也让我们深度思考中国文化的未来!
Mr. Ma Weidou member of China Democratic National Construction Association, the column writer of China network, and Expert, Founder and President of Guanfu Museum. The President of ABSOLUTE magazine Han Jiangtao, the Publisher Mr. Xing Yu visited the museum and met Mr. Ma to talk about the cultural phenomenon and social reality in China, not only said collection, but also more than on modern social phenomenon, and let us deeply think what China culture is! 

“很多人都认为文化是一个亘古不变的东西,其实我一直坚持认为文化是一个不断生成不断消亡的交替过程而已。”    —马未都先生



观复与中国文化
这是一次值得自我反思的交谈,从物到人,深思也略带沉重。

邢 我们看到现在观复博物馆里面的藏品都非常精美,但好像与我们现在中国社会主流的审美有很大差别,我们这社会文明的前进改变了我们文化的形态。
马 十九世纪源自英国的工业革命是人类文明的一个新起点,对整个人类文明有着深远的意义。那么现代尤其是第二次革命也就是信息化革命(特别是网络的使用)对整个世界以及中国文明产生了巨大冲击。今天的世界文明特征越来越不明显,几大国际都市的某一个区域某一个点建设得很相似,比如北京CBD、上海浦东,都跟巴黎新区或者美国纽约新建的高层几乎没有区别。现代社会人类所提供的信息传播速度和广度超乎我们的想象,所以使世界文明开始趋同,趋同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我有一个观点很多年前就说过,文明趋同文化求异。 我们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文化的个性被抹杀了。

邢 外国人对中国文化是怀有崇敬之心的,尤其对古文化,我去过很多次国外,但我现在发现西方除了博物馆以外的地方很难再看到中国的瓷器了,而且我们还在模仿国外一些瓷器的器型和花纹,今天在中国很多商场里都能看到这样的东西,看来我们现在只能生产这样的小商品了。
马 这跟法规有关,1624年,英国颁布《垄断法案》取代特许令状制度,是世界上第一部具有现代意义的专利法。是现代专利法的开始,对以后各国的专利法影响很大,专利法的出现使英国迅速成为日不落帝国,保护无形资产比保护有形资产还重要,我们社会到今天为止不保护你无形的资产,一直只保护有形资产。现在我们民族的创新意识实际上是被现有的环境给抑制了,大家都觉得创新没有意思,我们更愿意抄,我们看得很清楚有多少汽车是抄别人的款,有多少电子化产品都是抄,以先抄为荣,而且抄的人都会获得极大的成功,创新的人获取不到保护和利益,那我们的民族就只能去抄了。

邢 汽车抄袭我个人还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我们很多传统的东西,就单从瓷器上讲,我们曾经达到过那样的高度,像宋瓷,像永宣青花,像康乾官窑,但为什么瓷器我们也要去抄呢?
马 这是因为我们有衰落的过程, 瓷器是手工业革命的代表而不是工业革命的代表,工业革命的一大特征就是规模化生产,手工则不行,比如做鸡缸杯,手工做一百个可能一百个都不一样,但工业大规模生产的产品是一样的,这样成本就会差出好多,而这一百个相同的卖到个人手里那一样不一样就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质量,所以工业化革命就把手工业给打败了,打败之后我们没有机会回头,就是今天的手工业没有机会在市场有一席之地。你做得再好都是个人的微小利益。中国工业化生产出来的瓷器远不如英国、德国、日本、法国等等,想要有创新首先得有思想,没有思想怎么有创新呢?这是个值得思考的话题。


左起绝对绝对ABSOLUTE杂志出出版人邢宇先生、收藏家马未都先生,绝对ABSOLUTE杂志出品人韩江涛先生

“我们的文化没有问题,只是跟不上时代了。”   —马未都先生

邢 那我们为什么变成现在这样,是因为我们的文化出了问题吗?
马 文化没有问题,只是跟不上时代了。中国式文化有一个典型的特征,是出事要找原因,原因一定在别人身上不会在自己身上。所以中国百年以前的那种没落,就是晚清时期的那种没落,所有知识分子群起而攻之,说是我们祖宗给的包袱太大,就是你日子没过好是你爹给你钱太多,要是穷点儿就好了,是这么个思维方式。所以我认为中国文化不是到“文化大革命”才被扼杀,而是在太平天国就开始了。现在回过头来看,大家又觉得古代留下来这些东西还是有价值的,突然返回去,比如开国学班,他们认为三字经、弟子规一类是国学,其实国学所包含的内容是非常广泛的,不仅仅是这一点,据说现在就有不让孩子上学直接去读三字经的,脱离我们正常的教育系统。不是说这样就不能成才,古代人不识字也一样能成大才,因为懂道理,道理是要有人教的。杜月笙有句话说得好,人可以不识得字,但不能不识得人。说的就是得懂道理,所以我觉得我们今天全民族的成长状态,是一个极为混乱的状态,这个状态可能会在下一代人身上改变,我都不指望在我们这一代人身上有改观,现在中国整体社会的改观,让我觉得这个社会是可爱的,而不是文化是可爱的。 如果要讲这种周围的环境,包括人与人的关系的改善,我认为至少要一代人再出现,至少三十年。

韩 您刚才提到了景德镇,现在景德镇的工业化已经非常严重了,观复博物馆在北京、上海、厦门都有馆,您有没有兴趣去景德镇建一个观复博物馆,去引导那里的工匠专心创作。
马 从工业化的角度去要求景德镇的话,我认为做的还不如唐山和佛山,包括很多其他地方,因为现在的景德镇早就把优势丢了,他过去有优势,比如瓷土、水系等,但是现在运输不靠水系,瓷土又哪儿都能买,鄂尔多斯的瓷土就很好……

韩 观复博物馆对中国文化来讲最大的表现是什么?是中国文化的这种哲学吗?还是更高的审美哲学?
马 讲到很多人都认为文化是一个亘古不变的东西,其实我一直坚持认为文化只是一个不断生成不断消亡的交替过程。所有的文化无论你怎么去保护它最终要灭亡,中国应该要求的是文化精神延续而不是文化现象延续,现在社会都误解为文化现象延续是有价值的。文化现象延续是没有价值的,你把古代所有的文化现象搁到现在,咱们都甭活了,把电视网络全关闭,就只剩戏剧可看了,就是这样一个道理,所以我们要求的是文化精神的延续,也就是你说的哲学。我们做的事是文化精神的延续而不是简单地摆几样东西,这个东西你怎么保护最后都有可能灭失,可能是各种原因。

邢 社会形态一有大的变动,文化马上就断层。
马 对,我们希望我们文化精神延续,有一个便利的条件就是我们使用方块字,有了文字系统,我们就有一个强大的文化系统,这要归功于秦始皇统一文字,只要你从小读了方块字,你的形象思维就比抽象思维好,从小读ABCD……形象思维都不如我们,因为我们有一个早期的形象训练,西方人都做不到。他的文字不具备这个,他们记声音我们记形象。所以中国这一套系统是全世界最独有的一套系统。而且没借鉴过别人,周边的国家是借鉴我们,比如日本,他也没有放弃,朝鲜是后来放弃了,朝鲜相当于明朝还在用汉字,他们自己一个字都没有,要不是世宗大王创造,但他也是像我们一样一横一竖来的,越南也一样。”

韩 现在有人说中国马上要开始又一次的文艺复兴了。
马 这事儿不可能,没有思想就没有复兴。

邢 可是现在主流媒体都在这么说啊。
马 他说归说,我们拿欧洲的文艺复兴去对比,欧洲的文艺复兴最重要是宗教的改革而引发的,宗教是什么,是思想,我们没有思想的生成就不可能有什么文艺复兴。我们说的文艺复兴是骨子里的,而不是你搭一台子唱一出儿戏就是文艺复兴了,你画两张画就是文艺复兴了,不是的。数量不代表文艺复兴,而是质量决定的。

韩 我们今天这些思想完全都是古时候流传下来的,没有任何创新吗?
马 只保留不创新,中国人简单说就是没有想法。我有时候也耐着性子听一些人的讲座,从头到尾都是废话,为什么是废话呢,他会跟你这么讲,人生是这样的状态,只有大彻才能大悟,你说这不是废话吗,只有前进才能成功,这不更是废话吗?我听过好多被奉为圣明的人讲的话,一句有用的都没有。说不出有哲学意味的话,中国人今天离哲学特别远,今天的中国就没有哲学。

邢 如果没有思考,我们就不可能延续我们的文化。
韩 更不可能形成文化的哲学。
马 这是肯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