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手传承岂偶然 —— 古琴艺术家王鹏

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随着几声古朴淡远的琴音响起,华夏文化的画卷徐徐展开,这一古老的中国乐器为世界所认识并关注。当时使用的古琴师旷式太古遗音,即出自中外古琴界享有极高声誉的斫琴家王鹏之手。 礼乐相承,太古遗音 古琴又称琴、瑶琴、玉琴、丝桐和七弦琴。琴的来源无从稽考,仅从上古时期的传说中可一窥琴史之悠久。《尚书》载:舜弹五弦之琴,歌南国之诗,而天下治。我国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里也曾多次提到古琴,窈
来源:
作者:
日期:
浏览:


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随着几声古朴淡远的琴音响起,华夏文化的画卷徐徐展开,这一古老的中国乐器为世界所认识并关注。当时使用的古琴“师旷式—太古遗音”,即出自中外古琴界享有极高声誉的斫琴家王鹏之手。

礼乐相承,太古遗音
古琴又称琴、瑶琴、玉琴、丝桐和七弦琴。琴的来源无从稽考,仅从上古时期的传说中可一窥琴史之悠久。《尚书》载:“舜弹五弦之琴,歌南国之诗,而天下治。”我国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里也曾多次提到古琴,“窈窕淑女,琴瑟友之”,“琴瑟在御,莫不静好”,说明至少在先秦,古琴已在民间非常普及。魏晋名士嵇康在其《琴赋》中称“众器之中,琴德最优”,琴的正心修身功能日益被文人强调,有“士无故不撤琴瑟”和“左琴右书”之说。在悠悠太古之音中,琴这一立意高远的乐器,传达出历代文人的学识情操与天人合一的东方哲学。

爱世有琴,志之所向
王鹏工于斫琴并精于古琴演奏,其音乐作品气息雄浑古朴、手法严谨细腻,具有鲜明的个人风格。在他心目中,古琴文化博大精深,蕴含着中国古人对自然、对宇宙、对人生的精辟理解和处世哲学。

王鹏说,做一个琴人,第一是宇宙观。宇宙之大,人如微尘,作为一个琴人要懂得谦虚。反观无垠宇宙,琴人又是核心,此时要懂得包容。唯有如此,琴音才宽泛、大气和细致入微。第二是世界观。相互尊重生命的存在,相互理解搀扶,这样的音乐才可能有大气磅礴的爱与格局。最后是生命观。生命短暂如流星,所以要懂得现实与真诚。中正平和、清微淡雅是古琴艺术的审美,但最终也能变成人的生存法则。当下社会解决了很多现实问题,衣食住行、科学技术,但缺少解救心灵的文化和智慧。王鹏老师提倡生活美学,用琴棋书画诗香茶花的生活方式来感受中国文化和提升自身。首先自己要乐在其中,而不是表演;其次是境界不能低,要有文化艺术的高度。古代的琴道里讲“琴音调而天下治”,说的就是礼乐的教化对社会进步潜移默化的积极影响,对社会的精英层来说,成为一个成功的人,带领社会的进步,再用文化修行的方式,去感染四周的人,之于整体社会的进步和建立良好的道德秩序十分有益。


王鹏斫琴师旷式奥运会开幕式用琴(仿唐)太古遗音

对于琴人来说,技法是古琴的基础,节奏、音准、指法的应用要非常精准。完成了技法留下了更多的时间空间去思考音和音之间的逻辑和音乐中的精神世界,才可能最后达到弦与指合,音与意合,人与琴合这样的一个境界,去营造音乐的气场。古琴不仅仅是音乐,更深层的是中国文化的智慧和审美,是儒释道三家思想的集合与中国文人赖以生存的精神家园。弹琴不只是一个技巧处理,最重要的还是心法的境界。琴人要懂得什么是从远古走向未来的永恒的美。在不断的文化修行中感悟美的力量与价值。心法当中更重要的是逻辑思维。古琴的演奏是时间与空间能量的结合,也是时间能量与声音能量的结合,要求对度的把握,情感、对比等逻辑层面的深刻思考,否则就沦为指法伶俐的繁手淫声,毫无深度可言。在黄帝内经中,古人就从能量的角度去理解古琴,木火土金水对应的五音就是角徵宫商羽。因为我们五脏属五行,声音之于五脏也产生影响,形成哲学与品格方面的对应,“音乐者,所以震动血脉,流通精神而正心也。故宫动脾而和正信,商动肺而和正义,角动肝而和正仁,徵动心而和正礼,羽动肾而和正智。此谓五音之和入耳而感动于心肝脾肺肾,而得仁义礼智信之正也。”琴音可得正念,益于身心。最后,弹琴有一个标准,“兴到而不自纵,气到而不自豪,情到而不自扰,意到而不自浓”,是指中庸之道,无论是情感的度还是技法的度都有一个标准。所以在古琴演奏中,有很多基本节奏、技法和心理节奏的变化,其意境和节奏的变化完全代表了一个人的审美高度,也就是说,修行到了什么程度,格局也会随之变化。移风易俗莫过于乐。


                                                         王鹏斫琴  伏羲式   仿宋“虞廷清韵-复古殿”
古为今用,钧天云和
斫琴技艺至今三千多年,早在汉唐以前就达到了精湛的程度。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古琴传统制作技艺”项目传承人,王鹏在多年的研究与探索中,形成了属于自己的一套精湛、完备、系统的斫琴工艺。他亲手修复了唐代名琴“九宵环佩”;宋代的“龙吟”、“虎啸”等百余张历史名琴,还根据传世的五十一种古琴样式去芜存菁,整理定型三十余种传统琴式,并基于古法、结合历史文化及其审美理念创作八十余种新的琴式。其古琴选材精良、造型优美,工艺精湛,古朴、厚重、空灵、清亮等音色兼备,抚之令人不忍释弦,为当世翘楚。

王鹏斫琴,对良材、生漆、灰胎以及丝制弦等材料的功能都有敏锐的发现和深刻认识,在各种材料之间优化组合,在结构形制等方面进行合理的创新或改良尝试。王鹏说,他曾修过唐代著名的斫琴家雷威的琴,发觉两人对琴的审美和对声音的追求几无二致,斫琴的秘诀在冥冥之中也与雷威相似。比如说“一指一纸”,岳山高度不能高于一指,龙龈高度只有一指。左手按弦时,不能影响琴弦振动,不能弦击琴面。又比如雷威斫琴都用老木头“五百年有正音”,而王鹏选用的木头全部是明清的老房子拆下来的老木头,选材上乘,用意精巧。王鹏老师介绍说,从斫琴的角度,一张好琴,首先在工艺上要符合传统的审美。造型比例协调,声音结构合理,观之庄重大方、简洁古朴,线条圆中带方,外柔而内刚。声音则要中正平和,具备九德。这些细节就是对传统文化度的把握,不能俗且张扬,只有赋予一张琴以生命和气质,它才不仅仅是器,而上升为道的境界。这种级别的好琴,完全是一种心血的灌注,这种收藏,是斫琴家与收藏者彼此寻获知音的过程。

采访结束时,王鹏乘兴为我们抚了琴曲《鸥鹭忘机》。琴音优美清逸,隽永深长。凝神倾听,心境也随之豁然开朗。王鹏老师说,许多的努力,都是为了让更多的人,从纷繁中重新回到一张琴的面前,平心静气,不以世事为怀。对天地有敬重,对人世有担当,是一张琴可以予人的文化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