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建国用艺术诠释社会

1990年年初开始,中国雕塑真正意义地成为当代艺术的一部分。一批年轻雕塑家开始把雕塑看作一种观念艺术的载体,而把雕塑性放在其次的位置,艺术家隋建国,便是那个时期的代表人物之一。三十年的艺术道路,他用艺术的表现手法,来演绎时代,是中国的时代变化,也是他自己的艺术之路。 五十年代出生的隋建国,经历了时代的烙印,他用艺术的手法记载了历史,一个大变动时代的观察者,他在找时代的同时,也在不断地找自己!二十多岁时,隋
来源:
作者:
日期:
浏览:


 

        1990年年初开始,中国雕塑真正意义地成为当代艺术的一部分。一批年轻雕塑家开始把雕塑看作一种观念艺术的载体,而把雕塑性放在其次的位置,艺术家隋建国,便是那个时期的代表人物之一。三十年的艺术道路,他用艺术的表现手法,来演绎时代,是中国的时代变化,也是他自己的艺术之路。
 
        五十年代出生的隋建国,经历了时代的烙印,他用艺术的手法记载了历史,一个大变动时代的观察者,他在“找”时代的同时,也在不断地“找”自己!二十多岁时,隋建国创作了《卫生肖像》、《结构》等艺术作品,抽象的形式展示出了雕塑的另外一面。隋建国从观念本体的前卫性发现了针对具体后殖民语境采用的文化策略被看作是当代艺术思想和行动的一部分,真正地开始把中国当代雕塑置于全球化的文化视野当中。在之后的作品中,以中山装为原型的《衣钵》系列,《中国制造》系列等作品,是人们非常熟悉的,这是对那个时代作出的回应,而隋建国的创作也愈发游离于观念,装置和行为之间。在作品于观念中不停地思考!在隋建国的作品中,制作时间最长的作品《时间的形状》从2006年开始创作至今,不锈钢条为芯,每天涂一遍漆,至今十四年的制作周期,日积月累,这“慢下来”的作品,更像是艺术家与作品之间的对话交流,这就是隋建国的艺术价值,他用自己的方式来解说时代,用艺术语言来讲解“时间”!



 

 
经历带来灵感
        五十岁知天命,在艺术道路的三十余载,隋建国经历了他的青年时期,中年时期,在追随艺术的成长中,也许他认识了一个全新的自己!在每个时期中的经历,带给了他不同的创作灵感,以他的眼光面对世界,思考和尝试在他的艺术道路中也从未间断过,他认为“每个材料都具有随机性和偶然性,材料好像知道它想干什么事,因为它也是受到环境的控制、地球的吸引力、添加的催化剂作用等所有的这些关系制约着它,这些不同的力量,就变成了作品。”在作品中,隋建国认为自己在其中也是一份力量,他以自己的工作方式,研究实验,不断地尝试,直至达到满意的作品。在与材质的交流中“已物造物”。
 
矛盾产生艺术
         二十多岁时,隋建国的抽象作品打破了以往对“雕塑”的认识,也因此而成名,在1996年隋建国第一次走出国门,他的艺术之路也走向了国际。而西方人对中国艺术的认知也产生了变化,经历时代变迁的隋建国认为,“在80年代的西方人挺同情中国艺术家的,他们觉得中国的艺术家生活在一个封闭的环境里,政府独裁,信息封闭,对现代社会、现代文明缺乏了解,在那个时候不光同情中国的艺术家,而是全世界的国家都挺同情中国这个国家,当然最后也发生了变化。后来因为某些因素的影响,西方人对整个中国也挺失望的,他们觉得帮了你们半天,你们最后还是那么坏,这时他们就会更同情中国的艺术家,你看你们多不容易。但随着这些年中国艺术市场的发展,当中国的艺术市场被人炒作,艺术家开始卖作品卖得很贵的时候,全世界的艺术圈又变了脸,就说中国凭什么,我们帮你,结果你们挣了钱翻脸不认人,变成土豪,当艺术发展到现在,这几年又不太一样,这只是一个过程,他们还是看到中国艺术的力量,中国的社会矛盾这么大,一方面社会变化快,另一方面个体追求自由,追求独立,可社会制度总想摁着你,这两种力量冲突很强烈,这种强力一定会带来文化艺术上的创造力,当然中国本身也在继承传统和寻求创新当中徘徊,这些都是矛盾,这些矛盾我觉得一定会带来意料不到的可能性。”
 
艺术是社会的症状
        在大时代的背景下,艺术家的创作阶段更具有时代的意义,艺术与社会的紧密联系,相互作用和认知,把观念和形式结合在一起,然而隋建国的艺术中他认为“艺术是社会的症状,好比说社会生病,那么它的发烧,就是艺术品,就是文化艺术,艺术就是社会发烧的症状,艺术就是让人看到这个社会是什么样的,艺术品是最明确的,这就好像我们现在回头看唐宋元明清时遗留下来的艺术品,一看就知道那个时代,那些人在想什么,那个时代是什么样的,人是怎么生存的,人的喜怒哀乐都包含在了艺术品里,特别是我们生活在这个时代里,但是我们自己看不清这个时代,现在回头看历史,会有人给你总结,但是我们自己生存的这个时代,难看清楚。在学校美术史系讲西方艺术史原来讲到印象派就完了,现在要讲到20世纪70年代,原来讲中国的当代艺术,要讲到1949年以前,现在他们准备要讲到大概80年代,因为他说,你自己生活的这个时代随时都在变化,你很难看清,艺术其实就是让你看清这个东西,他就是社会的一个症状,这是这个社会的病,艺术品会把这个病命名出来,本来肚子里长一个东西,没有人知道是什么,很难受,后来艺术告诉你,这是癌症,你一下就知道,哦,这就是癌症,但是艺术不是医生,它不可能把病治好。”
 
文明与自然对话
        隋建国说:“雕塑艺术的魅力主要在于你作为一个生命的个体,面对不同的材料,你既要熟悉材料的特性,同时材料也对你的生命方式作出呼应,这个是非常有意思的,因为你在面对一个材料的同时,其实是在面对着一个世界,比如说在面对一块石头的时候,这个时候,地球上99.9%的材料都是这块石头,它的可能性,其实就是这个地球的可能性,它的性质就是地球的性质,你怎么处理它,其实就是由你背后五千年的传统加上一些现代的技术来处理这块石头,他其实就是一个人类文明与自然的对话。总之,作为一个雕塑家,他面对的是一个真实的世界,这是真实的,它实实在在地在这里,它跟绘画不一样,绘画你把它涂抹在一个平面上,你一闭眼,它就没了,你看不见它,你闭上眼睛之后,你摸到的是纸,雕塑不一样,闭上眼睛之后你摸到的还是雕塑本身,从这一点上来说,我觉得雕塑就比绘画更有魅力,雕塑就能让我更好地去理解这个世界,理解世界的文明,我觉得我做这个东西,就是人类文明的表现,我这个人又有五千年的传统,又有现代文明知识的教育,我使用绢纸这个东西制作作品,绢纸是从石油里提炼出来的,石油是什么,石油是多少万年以前的动物植物的演变,所以我使用绢纸制作作品时,表面看是制作雕塑,其实背后有无限的时空,人类的文明和自然就在这里产生了碰撞。”恰恰如此,隋建国的雕塑艺术中,对材料的沉思,充分发挥材料的自然本性,在材质与物质发生关系时,所发出的强大能量,这是隋建国的艺术语言,升华的抽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