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志松 行走着的雕塑诗人

中国的艺术收藏最早都是书法国画,但是当代艺术,就源于教育的缺失,几代人里面接受过艺术教育的特别少,直接导致了对艺术的需求也低,间接致使艺术生产这块没有得到派发,所以当代艺术收藏群体很弱小,整个都不协调。 蔡志松 第一次见蔡志松一定会惊讶于他与主流雕塑艺术家外貌的不同:没有蓄起的长发和放荡不羁的生活方式,有的是一张堪比偶像明星的脸和文雅超脱的气质。正是这种独特的气质令蔡志松选择了雕塑: 雕塑家对事物的理解
来源:
作者:
日期:
浏览:

    中国的艺术收藏最早都是书法国画,但是当代艺术,就源于教育的缺失,几代人里面接受过艺术教育的特别少,直接导致了对艺术的需求也低,间接致使艺术生产这块没有得到派发,所以当代艺术收藏群体很弱小,整个都不协调。 —蔡志松



    第一次见蔡志松一定会惊讶于他与主流雕塑艺术家外貌的不同:没有蓄起的长发和放荡不羁的生活方式,有的是一张堪比偶像明星的脸和文雅超脱的气质。正是这种独特的气质令蔡志松选择了雕塑:“ 雕塑家对事物的理解与正常人的理解是很不一样的,譬如人们一般误以为看到的东西是一个立体,但其实它们是多个平面的组合。有了这个理解之后,你看待事物的思维方式就全变了。”

 

    带着此种“异类”思维,蔡志松于1997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从那以后,好作品层出不穷,从涵盖风雅颂的《故国》系列到歌颂爱情的《玫瑰》系列再到超现实的《浮云》系列,蔡志松在雕塑艺术风格上的尝试可以说跨度很大,但同时它们又是互有联系的。最早的故国系列主要谈历史和人性,作品集中表现学院所学的专业基础,至于玫瑰系列则是讨论爱情的柔软和沉重,浮云主题关注人生的因果,可以说这三个系列是一种递进关系。所以,蔡志松这三个重要时期的作品是从具象慢慢转移到了抽象。他说道:“艺术不是所谓把现实生活搬到眼前让你看,至少那不是我想说的艺术。诗以言志文以载道,艺术是要传达思想的,这个思想让现在的人看了之后是要有一定帮助的,我觉得这才是我要追求的艺术。”

 

    高标准的要求和超凡的艺术作为使从事艺术工作的蔡志松获奖无数,例如1997年,获岗松家族基金奖;2001年,获法国巴黎秋季沙龙最高奖—“泰勒大奖”,成为该活动103年历史中首次获此殊荣的中国艺术家; 2011年,应邀参加第54届威尼斯双年展等。其中,在威尼斯双年展上的《浮云》在国际上造成了极大的轰动,对于浮云系列的具体制作过程,蔡志松回忆道:“威尼斯双年展找我的时候已经是很晚了,本来是考虑用牡丹花做作品,后来改成了茶。大概的想法是把云锻造成钢,用钢锻造云,里面放上茶和风铃,然后云有气孔,这样风一吹过的时候或者人轻易触碰的时候,云就能动,然后香气就能通过气孔一起传递出来,这种声音通过折射出来的效果是很奇妙的,并且这种香气也是有中国特点的。当时时间非常紧,所以就直接锻造了一个放在草坪上。”

 

    谈到中国雕塑艺术的发展趋势,蔡志松有自己的一套看法,他说,中国雕塑最早引进西方雕塑是从二十年代那批留返的老先生们,紧接着就是五几年六几年的先生们,这样就建立了一个教学体系,这跟前苏联的教学体系一样,后来在八十年代九十年代初就有了很大的变化,尤其在中央美术学院像隋建国先生,做了学生之后就进行了很大的改革,中央美院都改了别的学院也都效仿。从九十年代末到2000年年初,到了现在又十几年过去了就变化得更丰富了。而且雕塑具有传统的具象,随着时间也在变化,而这种变化也就逐渐在边缘模糊化,雕塑形式更广了,雕塑的概念也拓展了。

 

    不仅是雕塑艺术发展迅速,蔡志松认为中国的艺术收藏领域这些年也有了很多的变化:“中国的艺术收藏最早都是书法国画,这些都是几百年来,甚至上千年来就有的传统。但是当代艺术,就源于教育的缺失,几代人里面接受过艺术教育的特别少,直接导致了对艺术的需求也低,间接致使艺术生产这块没有得到派发,所以当代艺术收藏群体很弱小,整个都不协调。当然我们也可以看到现在各行业的精英也开始关注艺术,这个就是社会的一个变化。我个人的收藏有一些,比如说慈善晚会或者开幕捧个场。”

 

    说起接下来的计划,多产的蔡志松将于九月份在上海新天地做展览并于十二月份在台北搞画廊艺术。当然,他也会继续和一些时尚品牌进行合作以及继续其热衷的慈善事业。最开始蔡志松会选择在一些慈善活动上捐赠自己的作品,现在他正全力以赴地做西藏援建这个项目。此项目有两个主要事务,一个是修复文成公主塔,蔡志松说:“这个塔其实就是当年文成公主路过的那个地方,她做了一个梦,觉得这个地方很好,于是就把随身带的一些好的东西供奉起来。后来她走了,当地人为了纪念她就建了塔。到现在经过这么多年都年久失修了,里面的文物随时都有可能丢,因为现在的交通很发达,一辆车几个小时就能盗走好多文物,之后开走。以前的臧民都有信仰,现在的臧民也有不信佛教的了,所以这是很危险,迫在眉睫。
 

    援建项目的另一个主要事务是资助当地一个三十年的藏医院,这家医院的主人倾尽所有为大家治病,药都是自己出钱买的,到现在,家财耗尽维持不下去了,我便开始资助他,因缘聚合就这么做了,效果还挺好。现在文成公主塔已经修好了,今年七八月份就会正式开光,藏医院该买的药也都买了,也够维持好几年的 。所以做这些事情我很高兴,但是本身我不是很想宣传这些事情,因为做这个事情的初衷并不是为了宣传。”

    有着赤子之心的蔡志松最终总结了自己的艺术企盼,那就是希望可以通过自己的艺术作品传达思想。所谓诗以言志文以载道,做作品不传达思想的话,他的作用是有限的。在某一个时期,人们对一个具体的形式做一个深入的探讨,做一个发展是可以的,但终究这种形式是要传达思想的。蔡志松渴望让艺术融入生活,因为他认为艺术并不是闭门造车,尤其现代社会近百年来,它要广泛接触社会;同时他又希冀自己的作品是高于生活的,他把自己形容为一个行走的雕塑诗人,一边吟唱诗歌,一边重塑生活。